走出996困境:产权、通证与生产力

04-19 13:50
168351
分享到

作者/Frank Ling

近期996话题由于众多企业家的参与,成为舆论场最为热门的话题之一。在公司制下,个体利益与公司利益很大程度上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996工作制则是这一矛盾的集中体现,同时也会长期客观存在各大企业。

但随着通证经济的提出,前述状况或许可以得到根本性的解决。针对该话题,链捕手(ID:iqklbs)向CoinTiger创始人Frank Ling约稿,谈谈他的一些观点意见。

在Frank Ling看来,区块链组织以Token 为工具,以发行机制为记账原则,让包括员工、管理层、合作伙伴在内的所有人共享企业的现金收益和资本利得,可以实现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统一,因此,未来我们要推动将利益分配的权力还给市场,让数学驱动的代码和市场驱动的供求合力推动历史前进。

有两件事情是人本身不能干的,一个是决定别人的生死,一个是分配别人的钱财。前者,从神权社会、君权到人权社会,人们已经渐渐放下了对他人的生死量裁,尽量不以平等的身份去剥夺人的生命。以人的意志为主导,人为的分配钱财却依然盛行,公司制度是农奴制度之后,持续了近400年的生产力组织形式。

荷兰东印度公司,简称VOC,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

当然,在过去这些是没问题的。在生产力不发达的阶段,资本是最稀缺的核心生产资料之一,在充满阶级划分的社会中,大部分人为资本家打工,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但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城市化和互联网的发展,「资本」开始伴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流动甚至过剩,「高质量人才形成的协作网络」反而是资本追逐的目标,其次才是资本本身。在个别的高精尖领域,单个人创造的价值就是公司价值的核心组成。

资本的拥有者,不要说「剥削」别人,赔个底儿掉都是常有的事情。在时下的影视、文化、生物制药、芯片等领域都是如此,关键人才定生死,稍有分配不当,就会另起炉灶。

试问作为企业的发起人,你如何组织生产力?如何分钱?老板与员工这样的关系还公平吗?

01

公司制度的黄昏:阶级消失,协作崛起

不少区块链行业的同仁写文章说,公司制度来到了黄昏。可是放眼望去,几乎所有伟大生产力的形成都是中心化公司制度促成的,真正的黄昏从何说起,似乎大家都语焉不详。

公司制度本身其实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剥削关系,也是一种生产力的组织形态。生产力的组织者,需要承担风险、垫付资本、支付工资,从市场竞争中分得一杯羹,最终获得经营利润和资本价值。公司承担了风险,预支了现金流,就必须压榨员工来对冲经营中的波动性,提升自身的存续能力。

过去在资本稀缺和阶级社会中,这样的关系合理并且非常有利于生产力的释放。从印度的种姓制度、美国的农奴制度到英国的圈地运动,每一个工业国家的早期都依赖这样的等级制,让其营造氛围,激励公司组织生产关系。

城市工厂里的童工

但到了人权社会、信息社会,当人的价值可以高于公司时,一切都在悄悄变化。上周,996 的话题异常火爆,员工的抱怨与企业家的热议席卷了整个互联网,从996 背后的产权与分配问题的呈现可看出低人权的红利彻底消失了。

作为互联网的创业者,如果依然使用公司制度,需要承受多重风险,具体表现是互联网数据红利消失+经济周期+高人权成本。创业者作为生产关系的组织者也是人,没享受到红利,却背负了大量预支的成本,那社会怎么进步?

唯一的路径,就是创业者与其他人不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而是自由人的协作关系,将组织成本降到最低,将创业者的法律风险降到最低,只有这样中小企业才能重新上路。

02

自由协作基础:透明账本、流动性共享、产权共享

自由协作一直以来是一个美好的愿景,但是信息不对称让所有的参与方都陷入了囚徒困境:「如果他背着我偷懒,或把钱放进自己的腰包,怎么办?」

一句人心隔肚皮,让几乎所有的合作都慢慢走向了不欢而散。人性如此,唯有无法篡改的透明账本,才能让所有人停止猜忌,这才是真正的「重塑生产关系」。

可以说,Token 本身就是当下最伟大的制度创造。

只是非常遗憾,在过去的18个月里,提及「生产关系」的区块链项目超过1000+ ,但没人能简单明了的说清楚解决上述问题的方法,以至于当996话题刷屏,本来最应该有发言权,以重塑生产关系为己任的区块链项目,竟连一个公开的建设性意见都没有。

我们其实已经站在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历史关口,而大家却忙着炫耀技术不谈需求,似乎只要谈分片、Layer2、去中心化、高TPS等就能有未来。大家都忘记了,历史是由人民书写的,只有信赖群众、依赖群众、发动群众才能有未来,而技术只是群众需求的实现路径。 

如何组织生产力?根据我们的经验,建议分为三步走。

第一步,透明账本,以Token 为工具,发行机制为记账原则,让包括员工、管理层、合作伙伴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共享企业的现金收益和资本利得,让大家的屁股坐在一张板凳上。

注意,我们并没有提及股权,因为股份制过去是蜜糖,而现在是生产力的毒药。

一位资深天使投资人曾说过,90%的公司其实是死在VC手里,原因是资本结构往往让很多公司3-5年内就必须走向分崩离析。

首先,股权本身无法动态调整,很多股东一旦确权拿到股份,就会走向企业之外,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个体利益和公司利益是很难协调的,慢慢就变成了享受资本利得却不贡献力量的局外人。

对于内部人来说,早期股份的流出,基本都会带来丧失在董事会层面的话语权。这时决定企业生死的关键人才往往不会被董事会充分重视,甚至被逼着走向反面。

僵化的企业分配制度,导致了大部分企业很难走得长远,除非创始人有钱守得住股份。对于大部分企业,投资人不拆台,员工不反水,合伙人不撕逼,太太平平的苟活也就大概率能挺过3年。

所以,当大量的员工抱怨996时,其实在创业市场,老板或者说生产力的组织者,才是最苦逼的一群人。既没有劳动法的保护,又缺乏稳定的市场环境,干得好的时候人家称呼一声「老板」,干得不好转身就是劳动仲裁法院见。

面对未来的经济大趋势和红利消退的新周期,「企业」这种生产组织形式,最终会使生产力的组织者陷入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所以,不透明的股份制,是必须要用Token来代替的。

第二步,现金流导入。让Token成为公司最重要的现金流动本位。

不管任何市场大部分投资品都会有流动性问题,无论是NASDAQ还是A股。长期来看,所有投资者面临可投资的资产是快速增加的,上万支股票,加上商品期货,再加上各种衍生品与基金,还有上万种Token等等,但拥有再多的钱也注定只能走向有限的品种。

小团队的Token 就更无法在投资市场上获得用户的青睐,只能是自身的现金流导入形成持续的买卖盘,大家在交易中逐步形成定价和权力的分配,形成人人都是股东,人人都是员工,人人都是利益最终分配者的角色。

Token的最佳实践是华为的内部虚拟股权。只有充分地分散资本收益权,将所有人绑定在一个账本上,「老板」和「员工」才不是对立关系,区块链的透明可以让所有人放下争议。现金流的导入,让所有员工和投资人一样,只要出钱了,就可以享受资本利得。

与华为的虚拟股权最接近的是互联网公司发行的期权,但期权本身的核心是POS机制,虽然也长得像按劳分配的POW机制,期权本身还是资本利得的一部分,其本身几乎是没有流动性的,依然是「老板/大股东」说了算。不少员工都掉进了期权激励的坑,饼画得极大但没有流动性,等到公司上市了发现期权不值钱,大呼上当。

基于POW设计思路的Token可以避免这个问题,工资也是通证,奖金也是通证,公司的法币现金流也完全用于Token的回购和售卖,整个公司上下的利益结构,完全绑定在一张资产负债表上。这时哪怕是小公司的投资人也不用担心退出的问题,现金流体现于Token上,财务造假也更难了,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

第三步,产权共享,治理透明。

很多企业主有强烈的「家族企业」的思维,试图控制企业,否则会觉得自己不安全。其实,在当今快速多变的环境下,只有保持企业活力,让能者心甘情愿的多劳多得,企业才是真正安全的。企业越控制,越容易失去活力,所以是选择做一个濒死企业的老板好,还是做一个大而有活力的股东好?不言自明。

对于大部分中小企业而言,股权是毫无流动性的,普通员工也无法死心塌地的跟随,都觉得这是老板的业务,自己只是拿点死工资混日子而已。采用Token的方式,将Token和股东权益结合平权,能够显著激活员工的活力,更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老板自身的退出和变现困境。

Token就像一张网,过滤出来那些愿意留下并可以长期投入的员工,通过攒够Token,增大自己的话语权。那些不愿意参与的员工,自己就会变现Token,逐步离开,最终Token 及其背后的经济体会选择和最信仰它理念的人在一起。

生产力是活的,它是以人为载体有自我意志,它也会选择对它最公平的场所停留。最早的生产力发展,选择了公司制度,公司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后来在中世纪欧洲大陆和地中海沿岸得到较大发展。

由于海洋广阔,从事海上贸易需要巨额投资,而且具有很大的风险性,于是出现了一种叫索塞特斯和康孟达的企业组织,这种组织就是公司企业最早的形式,股份制晚一点才有。

我们今天距离古罗马已经若干年,生产力快速扩张,如果生产关系还停在那么古老的阶段无法进步,这显然是不合理的。Token作为区块链领域最好的应用,也会是最大的应用之一,有赖于大家共同探索与实践。

分配在过去是由神掌控,现在是由人掌控,未来我们需要将分配的权力还给市场,让数学驱动的代码和市场驱动的供求合力推动历史前进。

热门文章

TOP 1

博链财经独家视频专访李笑来:从来都不是比特币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