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三大矿机厂商上市难

03-28 10:50
271875
分享到

“我们的这一轮 IPO 申请将于近日失效。”在今日流传的内部信上,比特大陆委婉宣布了首次 IPO 的失败。

31QU 查看香港交易所官网,发现在上市申请进展报告一栏,比特大陆科技控股公司的上市申请状态,已显示为“失效”。

详细信息链接:http://www.hkexnews.hk/APP/SEHKAPPInactiv

作为国内三大矿机厂商之首,比特大陆最晚赴港申请 IPO;在此之前,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的 IPO 申请业已失效,相继开展了新的计划。

去年,在嘉楠耘智、亿邦国际提交了招股书后,业内都在翘首期盼比特大陆的上市计划;6 个月后,比特大陆的一封内部信,亲手给这场质疑不断的“矿机赴港上市征途”画上休止符。

文 / 31QU 林君 张宇 Thor 国锋

1

三大矿机生产商 IPO 梦碎

2018 年绝对是加密货币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

这一年,传统机构资金、精英在区块链浪潮冲击下,开始涌入币圈;而早期的疯狂扩张的矿机生产商,开始谋求上市,向正统靠拢。

去年 9 月 24 日,比特大陆向港交所递交 A1 招股文件,这份长达 438 页的招股书,浓缩了比特大陆五年非凡成果和巨量财富。

招股书显示,截止 2018 年 6 月 30 日,比特大陆总收入高达 28.45 亿美元,毛利达到 10.3 亿美元,净利润为 7.43 亿美元。

为比特大陆创造财富神话的,是他的矿机业务,在 2015 到 2017 年,比特大陆矿机销售额分别占总营收的 78.6%、77.3% 和 89.9%,2018 年上半年,矿机销售占比为 94.3%。

和其他科技领域的独角兽项目相比,加密货币领域的独角兽毫不逊色,在部分指标上甚至实现了超越。

事实上,在比特大陆发布招股书前夕,加密货币市场已经进入熊市,坊间也出现“比特大陆将中止 IPO ,进行重组”的传言。比特大陆招股书上这些异常闪亮的数字,有力击破了这些传言。

但对比特大陆的质疑并没有消散。

加密货币领域的创业者们,都和行业深度绑定。根据比特大陆招股书,比特大陆“几乎所有的收益均来自加密货币相关业务,且持有大量加密货币”,这也给比特大陆的这次 IPO ,埋下了失败的引线。

6 个月后,加密货币行业深陷寒冬,引线被点燃,比特大陆首次 IPO 失败。

事实上,首次出征港交所的矿机厂商们,已经全军覆没。

去年 5 月 15 日,嘉楠耘智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6 个月后(同年 11 月 15 日),官网显示,嘉楠耘智上市进程没有进展,状态显示为失效。

对于嘉楠耘智来说,这并非首次尝试冲击 IPO,早在 2016 年6 月,嘉楠耘智就传出试图借壳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 300423 )上市的消息,几个月后无疾而终。之后再次冲击新三板,最终主动放弃。

另一家矿机厂商亿邦国际也体验了 IPO 失败滋味。

去年 6 月 24 日,亿邦国际首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之后疑因卷入 5.2 亿非法集资案,最终以失败告终。

12 月20 日,亿邦国际再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目前该申请正在审理中。

而随着今日“比特大陆上市申请失效”的消息袭来。自此,同一年出征的三家矿机厂商,均折戟港交所。

2

一波三折的上市之路

一个人的发展,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企业亦是如此。

在币圈鼎盛时,三大矿机厂商掐住算力命脉,赚得盆满钵满;熊市降临后,比特大陆同其他区块链项目团队一样,不可避免的要面临灾难与萧条。

从 2017 年 12 月起,比特币价格一路下跌。到 2018 年 12 月,币价从最高点 17000 美元直线滑落到 3200 美元。比特币市值蒸发 2699 亿美元,占比 82%。

整个币圈遭受了沉重的打击。斯年,无数区块链项目团队死去,活着的也在苟延残喘。而三大矿机厂商的上市之路,也变得坎坷起来。

作为三家矿机厂商之首,比特大陆首当其冲。

而在熊市阶段,矿机销售受到冲击。而首先受到质疑的,就是比特大陆的单一的矿机盈利结构。

一位接近港交所的人士表示,尽管 2018 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净利润高达 8 亿美元,但 90% 以上都是依赖矿机销售的利润,在未来 POW 加密货币矿机将会逐渐饱和的情况下,届时比特大陆将以何种方式来持续盈利?

除了主流的矿机业务遭到重创,比特大陆还陷入 BCH 分叉大战中。

此前,一份网传的来自 IDG 的内部投资报告显示,比特大陆将公司现金中的 15 亿美金全部换为 BCH,“BCH 相当于比特大陆业务的 Token 化”。

如今,在经历了分叉大战后,BCH 价格从最高点 2500 美元跌落至 70 美元,跌幅超过 97%。

去年末,币圈裁员的消息频繁出现,比特大陆也未能幸免。

据悉,比特大陆已于今年 2 月 20 日完成裁员,包括区块链、人工智能、芯片等多条业务线,甚至 AI 业务也未能幸免。

此次裁员中,矿机业务裁员比例为 30%,AI 业务裁员比例则达到 50%。裁员之后,比特大陆的员工总数由原先 3000 多人缩减至 1000 多人。

此外,比特大陆接连关停了在以色列、美国、荷兰以及挪威的分部。

和裁员风波一起到来的,是换将。

此前,比特大陆一直是吴忌寒和詹克团双领导并行制。对于“双 CEO”机制,业内并不看好,而关于两人要“分家”的传闻,也一直流传。

该传闻在今天得到证实,3 月 26 日,比特大陆发布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由王海超担任公司 CEO,而詹克团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吴忌寒则继续担任公司董事。

其他两家矿机厂商也在熊市中遭遇到了挑战。

在递交招股书后不久,亿邦国际卷入了银豆网非法集资案。2018 年 7 月 18 日,P2P 平台银豆网爆雷,涉及金额高达 44 亿元人民币,受害人约 2 万人。

因为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妻子崔宏伟与亿邦国际有 5.2 亿人民币的资金往来,因此受害人认定,亿邦国际与银豆网案件有无法撇清的联系。

愤怒的受害人围堵了亿邦国际办公室,他们向港交所递交了《关于要求港交所驳回亿邦国际控股公司上市申请之申请书》,同时向香港警务处报案。

11 月 15 日 ,亿邦国际第一次 IPO 申请以失败告终。

2018 年 12 月底,亿邦国际再一次递交招股书。然而,由于无法提交 2018 年 Q3 季度财报,亿邦国际第二次 IPO 同样前途暗淡。

嘉楠耘智也未能幸免。

2016 年和 2017 年,嘉楠耘智分别向 A 股和新三板发起冲击,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2018 年 5 月 15 日,嘉楠耘智重整旗鼓,目标港交所。

但结果依然令人唏嘘。

据路透社报道,港交所对嘉楠耘智的业务模式和前景存在许多疑问,鉴于目前仍没有上市听证的计划更新,嘉楠耘智在 2018 年上市的可能性为零。

11 月 15 日,港交所官网信息显示嘉楠耘智的 IPO 申请已经失效。

无论结果如何,总算尘埃落定了。

3

港交所的顾虑

国内三大矿机生产商赴港 IPO 失败,可以算做新兴加密货币企业向传统金融市场靠拢的标志性事件。

虽然在币圈积累了巨量的财富,但是港交所似乎对加密货币矿机厂商持谨慎态度。

嘉楠耘智旗下矿机品牌阿瓦隆的销售总监陈锋曾表示:“香港资本市场,更关注的是‘持续的盈利能力’,我们这个行业受市场行情波动影响太大了。”

国际律师事务所 Ashurst 驻香港合伙人Frank Bi 也进一步佐证了这一点,他认为,“香港交易所特别谨慎,对矿机公司在香港 IPO 引发的监管不确定性感到担忧。再加上近期市场对比特币价格的市场操纵,更难以证明矿机业务商业模式具有可持续性。”

之前我们提到,矿机厂商的收入模式太单一。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这三家矿机巨头的主要收入来源都是矿机销售。

三家矿机商的招股书显示,2017 年比特大陆最大收入来自矿机销售,为 22.63 亿美元,营收占比为 89.9%;亿邦国际 2017 年收入主要来自区块链和电信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 94.6% 与5.4%;嘉楠耘智 2017 年收入主要来自销售系统产品 AvalonMiner(阿瓦隆)矿机,营收占比为99.1%。

矿机的价格与销量,明显受到加密货币价格走势的影响。在加密市场大幅下跌的情况下,挖矿行业极速倒退,挖矿收益难以覆盖成本,导致各家矿机销售业务几乎陷入停滞。

盈利模式单一、太过依赖加密货币价格,三家矿机厂商的这些特点,并不符合港交所要求持续的盈利能力和在行业中的可持续性。

他们急需一个新故事,向港交所证明,公司拥有“多元化的营收结构和在行业中的可持续性”。

这个新故事的主角就是“人工智能芯片”。

在招股说明书草案中,比特大陆声称自己是 AI 芯片行业的有力竞争者,有望跻身英伟达 (NVIDIA) 和谷歌等科技巨头的行列。

根据之前 31QU 之前的报道,从比特大陆的招股书上,可以明显感觉到,比特大陆在努力向AI靠拢。

比如,AI 芯片介绍被推到了重要位置,甚至在放在支柱业务“矿机销售”之前;“AI 芯片行业的有力竞争者”和“对 AI 有坚定信念的远见卓识的管理团队”是比特大陆是优势;“继续投资于 AI 并推动AI技术和解决方案的商业应用”,是比特大陆未来的战略。

陈锋也表示,嘉楠耘智也在进行 AI 的转型,其勘智 K210 芯片,已经在量产了。

然而,审慎严格的港交所并不买账。据腾讯新闻报道,今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表示:“对于 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

“过去通过 A 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 B 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 B 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 A 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李小加认为。

对于三家矿机厂商而言,矿机相关的业务仍占大头,而 AI 芯片还在转型中,没有亮眼的成绩,因此不具有“上市适应性”。

链法团队郭亚涛律师对此进行了解读:“港交所认为比特大陆拿转型前卖矿机和挖矿等业务带来的业绩去申请上市,一旦成功上市公司业务却要转型到 AI,港交所认为比特大陆的业务不具有持续性,也就是李小加提到的不符合港交所上市的核心原则,上市适应性。”

核心矿机业务被质疑,新的 AI 项目刚起步,要想满足港交所的“业务的可持续性”要求,三家矿机厂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4

下一步,怎么走?

“我们的这一轮 IPO 申请将于近日失效。但是,上市的过程让公司更加透明和规范。”今日比特大陆发布内部信里这样写道。

IPO 被画上休止符,但加密货币矿机市场还在开拓中。

比特大陆在内部信上宣布组织架构调整,由王海超担任公司 CEO。

据领英信息显示,王海超于 2017 年加入比特大陆。此前,王海超就职于中天联科,历任软件工程师、质量经理、项目经理、全球质量主管等职。

“双 CEO”模式结束,外界关注的詹、吴不和传闻也告一段落:詹克团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吴忌寒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内部信中还强调“两位创始人不忘初心,共同把握公司的战略方向”。

除了换帅,内部信上还盘点了比特大陆近期的进展:第二代7nm芯片BM1397发布,新蚂蚁矿机S17和T17将量产,AI芯片BM1684即将投片……

“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依旧是比特大陆发力的重点。

与比特大陆大张旗鼓内部改革相比,在去年11月份港股上市失败之后,嘉楠耘智选择了赴纳斯达克上市。

彭博社最先报道这一消息。嘉楠耘智计划到纳斯达克上市,已经递交初步材料,并早期集资 10 亿美元(约 68 亿人民币),最快可能 2019 年上半年挂牌。

3月11日,知情人士透露,嘉楠耘智刚完成一轮金额达数亿美元的融资。本轮融资后,嘉楠耘智估值达数十亿美元。

但与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的不断更新的消息相比,亿邦国际的“生意”似乎显得有些惨淡。

亿邦国际官网显示,目前它最新款矿机是翼比特 E11 系列依旧采用 10 纳米芯片,而它的同行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早已经将7纳米挖矿芯片集成到蚂蚁 S15 与 A9 新一代矿机中。

在电费成本 0.3 元及挖矿难度不变的情况下,亿邦国际 E11+ 矿机预计回本时间为 495 天。

嘉楠耘智的阿瓦隆 A921 矿机回本时间为 177 天,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 T15 则为 275 天。

亿邦国际显然在芯片研发方面也落后了。

同时,亿邦国际的矿机销量也在全面收缩战线。

据蜂巢财经报道,亿邦国际计划在 2019 年生产 40 万台比特币矿机。据亿邦国际此前透露的招股书表明,光去年上半年,其矿机销售数量达到了 30.9 万台,矿机出货放慢速度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亿邦国际开始在矿机研发研发进度上掉队。对于亿邦国际而言,接下来最需要做的也许不是上市,而是开拓市场与芯片研发。

结语

虽然三家矿机公司纷纷折戟港交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三家公司从此被挡在股票交易市场之外。加密货币市场依旧是一个欣欣向荣,并被赋予巨大想象的新兴经济体。

市值从0增长到接近1万亿元,加密货币只用了10年时间。也许再过10年,这个数字还会增加数百倍,加密货币也能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市场,诞生成百上千个成熟的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