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打币圈OTC:大佬被带走,大量银行卡被冻结

07-08 18:30
48597
分享到

OTC交易已经成为高危行业。

0

文 | 棘轮 比萨

进入2020年,越来越多的炒币者被冻结了银行卡。

被冻卡的原因如出一辙:参与OTC交易(Overthe Counter,即场外交易),遇到了来路不明的“黑钱”。

7月2日,有消息称,币圈大佬、OTC场外交易大户赵东被警方带走。吴说区块链表示,这大概率与OTC交易有关,“涉嫌隐瞒犯罪所得”。

这一消息在OTC圈引起了震动,“很多OTC商都不敢接大额新单了”。

实际上,监管部门对于非法OTC交易的打击从未停止。今年3月,就有OTC商家因帮人洗钱获刑6个月。

在新一轮重拳打击之下,OTC交易已经成为高危行业。

01 “赵东被抓”

7月2日,“赵东被抓”的消息,在币圈社群疯传。

赵东是数字货币金融平台RenrenBit的创始人,也是墨迹天气的联合创始人。作为国内早期的比特币投资者之一,他被很多人归于币圈大佬之列。

在一张聊天截图中,有人称,赵东于当天上午被某地警方从家中带走。

1

币圈社群流传的截图 图源:币爆料

7月2日当天,自媒体吴说区块链发文称,赵东于6月24日凌晨被杭州警方带走调查,原因大概率与OTC交易有关,“涉嫌隐瞒犯罪所得”。

同日,RenrenBit工作人员也对媒体回应称,受近期“币圈冻卡潮”影响,赵东参与投资的某OTC团队因涉及疑似诈骗资金交易,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取证。

所谓OTC,指的是买家和卖家在交易所之外,通过一对一私下协商完成的交易。

通俗来说,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币”。

此外,各大交易所、钱包也大多有自己的OTC交易区。在这里,OTC商家可以直接与炒币玩家交易。

在中国的OTC圈,赵东算是一个先行者。

“赵东在OTC圈的口碑还算不错,他是那批‘币圈大佬’中最早做OTC的,也是圈内最知名的OTC商家之一。”王方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和早年的其他币圈大佬一样,赵东炒过币,开过矿场,但都以失败告终。炒币爆仓一度让他欠下6000万元的债务。而他最终得以翻身,靠的就是OTC交易。

2015年8月,赵东发微博称,他一个月内实现了3000万的交易额,交易手续费是2%。

以此计算,靠着场外交易,他每天能赚2万元。

一年后,赵东修改了他的微博简介:“我是目前已知的、全球最大的比特币场外交易商。”

他晒出的场外交易记录显示,他经手的交易中,既有800个比特币的大单,也有0.02比特币的小单。

2

一位曾与赵东进行过OTC交易的玩家指出,赵东曾要求他提供包括身份证正反面照片、手持身份证照片、银行卡照片及地址信息等一系列信息,有时甚至还要视频验证,以确认他的身份。

事实上,赵东早就引起了监管的注意。

2018年5月,CCTV2在《联播调查·三问区块链》中,报道了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它可以监测多个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在关于平台的报道视频中,一个名为“zhaodong1982”的ID多次出现。

3_副本

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截图

一本区块链发现,这一ID与赵东的微博ID吻合。而在OTC平台LocalBitcoins上,zhaodong1982也是一位长期活跃的用户。

资料显示,该账号注册于2014年,至今已完成了超过1000次交易,交易人数达到了602人。

02 OTC江湖

在币圈,OTC交易市场是一片怎样的江湖?

4

首先,它的交易量不是小数。

2018年4月,彭博社援引咨询机构TABB Group数据称,全球数字货币OTC市场的单日交易量在2.5亿至300亿美元之间波动,而同期,数字货币场内的真实交易量约为每天150亿美元。

“市场的共识是,数字货币OTC交易量远大于场内交易量,前者应该是后者的1.5倍到3倍。”2019年7月,美国OTC交易平台KoiTrading联合创始人Harry Zhou对媒体表示。

其次,这个圈子颇为隐秘。

“OTC是一个小圈子,国内做OTC的商家,估计不会超过1000人。”王方对一本区块链表示,“圈子内的大户,手里的流动资金都在8位数以上。”

王方指出,可以把这些商家分为两类:

第一类主要服务大户,他们大多通过微信群交易,群内都是熟人,交易风险并不高。“这一类商家并不多。”

第二类则是主流的OTC商家。他们大多依附于交易所、钱包等大平台,直接与普通炒币玩家进行交易。

在此情况下,他们很容易收到黑钱。

“99%的OTC商家没有识别黑钱的能力,只要做大了,早晚会遇到黑钱。” 王方说。

他们会警告客户,自己已经 “与公安系统联网”,或是购买了“反洗钱系统”,一旦发现黑钱,系统会立即报警。

但王方表示,这类说法都是唬人的。

“OTC本来就游走于法律的边缘地带,怎么可能与公安联网?反洗钱是公安、央行内部的系统,外面想买也买不到。”

OTC商家李雯表示,一些客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资金来路不明,OTC商家可能因此受牵连。

她表示,自己能做的,只能是通过各种KYC手段,确保客户身份的真实性。一旦遇到黑钱,就将这些信息提交给公安机关,加快案件侦办进度。

“在OTC行业,还有一部分商家为了利益铤而走险,主动为犯罪分子提供服务。”王方称。

他们会被以什么罪名定刑?

“币圈OTC商家参与洗黑钱,主要涉嫌洗钱罪。”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告诉一本区块链。

中国刑法规定,犯洗钱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此外,违法所得将被没收,并处以洗钱数额5%以上、20%以下的罚金。

张烽指出,洗钱罪必须出于故意,如果行为人在经手钱款时,确实不知道钱款来自犯罪违法所得及其收益,而误认为是合法来源的财物,则不构成犯罪。

“但犯罪故意中对‘明知’的判断,应当结合嫌疑人的认知能力,接触他人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情况,以及嫌疑人的供述等主、客观因素综合认定,不能只听嫌疑人的一面之词。”他表示。

03 监管

事实上,早在2019年前后,监管已经在加大对借OTC交易洗钱行为的打击。

2019年1月,OTC商家李某在某微信群中称,自己在火币平台进行OTC交易时遇到黑钱,被云南警方刑拘30天后取保候审。

他表示,这笔问题交易的总金额为13万元,对方实名付款。

“这笔钱到我这已经是第四手了,第三手在我被拘半个月的时候被抓,他是洗钱的。”他称。

2019年10月,国内两大支付巨头支付宝和微信同时发声,宣布平台禁止虚拟货币交易,一旦发现用户存在上述行为,将关闭账号的收付款功能。

当时,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还在Twitter上表示,币安OTC将支持支付宝、微信交易,但很快,支付宝官方就在这条Twitter下留言:“不,你不可以。”

而2020年,更可谓监管对OTC的严打之年。

2020年4月,山东郓城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OTC商家洗钱案件,被告周某出售了60余万个USDT给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获刑6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法院认定周某涉嫌洗钱的证据是,USDT当时的市场价是7.11-7.13元,周某的进价是7.12元,但他出售给电信诈骗嫌疑人的价格是7.39元,远高于市场价。

此外,从2020年3月开始,币圈出现了冻卡潮——一些参与OTC交易的商家、玩家的银行卡陆续被冻结。

2020年3月,一位微博网友称,他在3月9日通过火币OTC交易区卖币,套现5万元。第二天,他的银行卡被冻结,与他交易的OTC商家也失联。

《南方都市报》报道,5月18日,广州白云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了一起涉嫌利用虚拟货币OTC交易洗钱的案件,12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6月初,又有一批OTC商家与炒币玩家反映,他们的银行卡被冻结。

“新一轮冻卡潮来了。”整个OTC界人心惶惶。

到了7月,“赵东被抓”的消息传出后,OTC圈受到的震动更大,“很多OTC商都不敢接大额新单了”。

近期,有币圈人士表示,部分买币的玩家再被冻卡。


5

实际上,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早已与多个交易平台打通数据,并对多个币种进行监控。

一旦OTC交易平台出现了黑钱,监管部门就可以在第一时间确认相关责任人。

被称为“洗钱温床”的OTC交易,早已不再是法外之地。

“针对币圈OTC的更严打击即将到来。”知情人士透露。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