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一季度销毁3.7亿元BNB,为何屡创新高?

04-20 18:19
39606
分享到

本文转载自Odaily星球日报,作者 | 秦晓峰

北京时间 4 月 18 日,币安发布最新一期 BNB 销毁公告,暨第十一次 BNB 销毁。

公告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币安共计销毁 3373988 BNB,价值 52466000 美元。销毁数量较上一季度环比上涨 52%,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 306%。

BNB 销毁量的持续增长,是币安生态圈不断繁荣扩大的结果。特别是去年以来,币安频频发力,并购新业务、布局新赛道,长期来看,最终的导向都可以赋能 BNB 。

除了广泛的生态布局,IEO(首次交易发行)依然可以成为 BNB 价格持续上涨的推手。

在加密市场缺乏热点的当下,币安没有停下 IEO 的步伐。从数据来看,投资者的参与热情也没有消退,开年的首个 IEO 项目 WRX 上线后,最高收益率就接近 1200%。

IEO 虽不复去年巅峰时期的疯狂,但作为常规业务,显然需求仍在。

数据剖析:历史最大BNB销毁量

今年以来,加密市场遭遇多次危机。在许多人眼里,交易所的生意或许也不复往日光辉。

但币安的销毁公告有些出人意料,本次是币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销毁,销毁数量和销毁总价值都是。

1

(BNB 销毁走势图)

Odaily星球日报统计发现,2017 年第三季度 BNB 开启销毁,并于第四季度达到高峰(A 点),2018 年呈现递减趋势,2019 年开始则每季度持续大幅上涨,并于 2020 年第一季度达到新的巅峰(B 点)。

但 A 点和 B 点的成因有着很大差异。

A 点是币安踩在市场趋势上的的表现,2017 年第四季度,比特币攀升至历史最高点(接近 2 万美元),加密市场整体繁荣,现货交易热情高涨。同时,新项目层出不穷,一线项目首发的平台都会倾向于选择深度最好的币安。

币安也吃到了市场红利, BNB 的销毁价值较 2017 年第三季度上涨了 2600%。

2018 年熊市来临,现货交易热情锐减时,主要聚焦现货交易的币安,业务自然也遇到瓶颈,BNB 销毁量在 2018 年呈现递减趋势。

而进入 2019 年,除了市场有所回暖,币安的业务布局也逐渐丰富起来,BNB 的场景也随之不断拓展,从引领 IEO 的风潮到开启合约业务,BNB 的价值水涨船高,币安的收入也持续攀升。自 2018 年第四季度以来,BNB 销毁价值持续上升,至今累计涨幅高达 454%。

如果说 A 点的 BNB 销毁巅峰是市场繁荣成就的结果,2020 年的 B 点新巅峰则是币安快速发力新业务、选对重心、抢占市场的回报。

2020 年第一季度,疫情、原油价格战冲击加密市场,比特币最高价格虽然一度涨 1.05 万美元,但却遭逢暴跌,一度探底至 3800 美元。虽然触底反弹,但市场恐慌情绪仍没有完全缓解。

不同于 2018 年,今天的币安有了更多的业务支撑,币安已经给自己帝国大厦重架起了多根顶梁柱,其中最重要的一根,就叫合约。

今年一季度,加密市场短时繁荣,交易主力也是集中在合约、杠杆上,因此也被称为「杠杆牛」。

嗅到市场气息的币安,开始着力深耕合约交易,并以一周一个的速度不断上线新合约,目前永续合约达到了 24 种,其中不乏 Link 等热门币种。

Coingecko 数据显示,币安期货 24 小时交易量接近 25 亿美元,在衍生品交易所中排名第二。作为较晚布局合约的交易所,币安的速度足可以反映出其实力。

2

(数据时间:2020 年 4 月 19 日)

“币安合约日最高交易量已经突破 89 亿美金,无论是整体交易量还是 BTC 永续合约交易量,都已全面超过 BitMex,成为全市场最大的永续合约交易所。”币安方面表示。

币安抓住了市场契机,也造就了币安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销毁:3373988 BNB(价值 52466000 美元),销毁数量较上一季度环比上涨 52%,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 306%。

进击的业务布局,全面赋能BNB

除了合约交易之外,币安也陆续开展了许多新业务,不断拓展 BNB 生态圈的价值以及赋能 BNB。

这些新业务,基本可以划分为两类。

第一,深耕、拓展纵向业务,主要是 C2C、期权。

去年第四季度,币安便已推出 C2C 平台,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入金渠道。今年,币安进一步深化该领域。1 月份,币安旗下 C2C 业务宣布推出全球商户招募计划;2 月份,从电脑端到 APP 端,用户都可以使用币安 C2C 进行入金。

法币入金的通道被打通,既为币安留住了存量用户,也在全球范围内为币安带来新增流量。

此外,4 月 13 日,币安也上线新业务,即期权交易,期权行权期从 10 分钟至 1 天不等。

期权交易的市场前景如何?加密期权交易所 Deribit 中国区负责人刘晓通曾向Odaily星球日报表示:“如果以传统市场作为参考的话,传统市场期权交易量是底层资产的交易量的 10 倍以上。从这点来说,加密期权交易量还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Odaily星球日报也曾撰文分析,期权将成为 2020 年交易所领域又一新赛道,目前来看预言成真。Bakkt、CM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LedgerX 以及 OKEx 等相继上线期权交易,火币也有意入局。

在同质化竞争激烈的当下,越早入局,无疑会占得先机,币安此时推出期权交易,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起初我们会专注 BTC 期权这一个产品,集中所有的资源进行开发和运营。在 BTC 期权产品成功走向市场之后,我们将推出更多期权产品。”币安合约副总裁 Aaron Gong 表示。

第二,开拓横向业务,以「币安云」、矿池、收购 CMC 为代表。

今年 2 月,币安推出“开放式平台”计划,一个重头戏便是“币安云”。

简单而言,币安云提供技术支持,帮助用户快速开设自己的交易所,并提供 OTC 法币交易、现货交易、期货交易等服务。第一个币安云项目——币安韩国交易所 Binance KR,也在今年 4 月上线。

并且,币安高层对于币安云寄予了极高的期望。“我希望在五年内,Binance Cloud 交易所将超过 Binance.com,并贡献大部分交易量。”币安创始人赵长鹏(CZ)表示。

今年 4 月 1 日,赵长鹏(CZ)宣布了币安矿池即将上线的消息。交易所矿池,也是Odaily星球日报预测了又一个交易所的主战场,火币、OKEx 皆已布局。

从目前的准备情况来看,币安矿池大概率是以 POS 为主。当然,币安矿池不仅局限于挖矿,币安方面更希望借此主推币安金融,为矿工提供从存币理财、币币交易、OTC 交易到抵押借贷等一站式服务。随着币安矿池的推进,BNB 很大可能会与矿池产生强协同联动,例如持 BNB 空投等。

再者,币安还在 4 月收购了全球最大加密数据网站 CoinMarketCap(简称 CMC)。此次收购,既可以拓展币安的全球化进程,也可以触及更多新的增量用户。

“我们通常将一年将近四分之一的收益进行再投资,”赵长鹏(CZ)表示,“币安目前正在寻求的不仅限交易,同时也在扩张业务组合。”

实际上,无论是横向,亦纵向的业务,最终殊途同归,都是扩大币安的收入来源,赋能 BNB,一改平台币深度绑定交易所交易业务的局面。

“应该说,币安所有的业务不管是 Binance US、合约,还是我们的投资回报,它们所产生的收益其实都会纳入币安整体的生态规划当中,用来销毁 BNB。“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相较于一些平台币销毁,只依靠手续费,币安的销毁动力无疑是最充足的。“此次销毁的 BNB 利润和价值来于币安现货交易、合约交易、杠杆交易平台以及其他 BNB 相关的多个部门、产品、合作伙伴所共同创造。”

持续的IEO,BNB的刚需场景

币安持续努力的方向,就是让 BNB 已经成为整个币安生态系统的基础通证,而不仅仅是交易所的平台币。币安生态才刚刚起步,因此 BNB 是可以长线看好的价值投资。

而从短期价格来看,IEO 依然是 BNB 价格的重要推手和保证。

2019 年,币安首启 IEO,首个项目 BTT 10 倍开盘。巨大的财富效应刺激下,投资者对于币安 IEO 一直趋之若鹜,BNB 也水涨船高,一路飙升超过 550% 。

此后币安 IEO 的数据也一直亮眼,根据 Cryptorank 数据,币安所有 IEO 项目历史最高回报率排名第二,当前回报率(99.7%)排名第一。

3

(各家交易所 IEO 收益率情况,来自 Cryptorank 数据)

不过,之前中小交易所争相模仿、加入战局,也让 IEO 被一些平台“玩坏了”,项目质量良莠不齐、价格不久跳水的现象时有发生。

目前仍然在做 IEO、仍有好项目可发的交易平台为数不多,币安便是其中之一。今年,减半热点消耗殆尽,加密市场缺乏新的增长动力,币安的 IEO 也再次引发关注。

币安开年第一期 IEO 项目是印度 WRX,最高收益率接近 1200%,即便是现在也仍然保持 700% 的收益率。也正因如此,投资者对于新一期项目 Cartesi 更加关注。

在 IEO 的刺激下,BNB 也在 1 月遥遥领先,增长达到 33.1% ,近期宣布第二期 IEO 项目时,BNB 也是当日应声上涨超过 10%。

如果币安能够持续选择优质项目进行 IEO ,BNB 今年回到历史高点也不无可能。

在年初 Odaily星球日报的专访中,赵长鹏也对此给出了肯定的答案:“IEO 其实是一个刚需,我觉得币安应该不会停止 IEO,项目少的时候我们会放慢速度。”

总结

史上最大规模 BNB 销毁,为币安的第一季度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但这并非结束。BNB 的未来,承载着太多投资者的期望,币安的大船也必须永不停歇地行驶下去。

“大家都以为币安的 ICO 是募钱,但其实你募的都是债,而且你这个债可能是一辈子的债。“何一说,“即便 BNB 现在涨了一百多倍,但你其实身上的责任也是沉甸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