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驰援疫区:救急不救穷,点对点援助更高效

02-07 13:02
69185
分享到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人数仍在攀升,疫情不容乐观。各地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社会各界也纷纷施以援手。

面对各地频频发出医疗物资短缺消息的棘手现状,不少区块链企业也慷慨解囊,支援疫区。Odaily星球日报也推出特别策划专题《驰援武汉疫情,这些区块链公司在行动》,聚焦此次疫情中作出重要贡献的从业伙伴。

本期,我们的主人公是币安。作为第一家官宣支援武汉的区块链企业,币安曾承诺将提供 1000 万人民币(150 万美元)物资。

距“官宣”过去了 12 天,币安的行动进展如何?Odaily星球日报采访了此次援助活动的组织者,币安市场部的李加一。本文我们用真实的细节为读者展示支援疫区工作的真实一隅,也希望能为其他驰援疫区的民间组织提供一些有效经验帮助,和带动更多有能力的人奉献爱心。

币安物资调配现状

这个春节,大多数都市白领闭门不出,但对李加一而言,今年比以往忙碌得多。

自除夕夜开始,李连续加班十多天,找寻物资,对接疫区医院需求,为武汉疫情尽一份力。

1 月 26 日,农历大年初一,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在币安市场部征召志愿者,配合币安慈善基金会支援武汉,李加一立刻报名了。

“我们小伙伴本来就在关注疫情,一姐一号召,没有不响应的。“她解释说,此前自己也向武汉疫区捐款了。

当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也发布推文表示,币安承诺将提供 1000 万人民币(150 万美元),以帮助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币安成为了第一家官宣援助武汉的区块链企业。

“我们(此前)没有发表任何声明,但是币安慈善基金会和币安团队最近几天一直很忙。目前仍然需要当地物流安排方面的帮助。”赵长鹏说。

李加一表示,币安本没有计划对外披露援助信息,“怕被别人说是作秀,想着还是低调点。”

而赵长鹏对外官宣,也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有很多人问我们,到底有没有向武汉捐款;二是我们也是行业里稍微有影响力的公司,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带动国内、国际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去关注武汉疫情,加入我们的爱心行动。”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对李加一的采访,也被安排在 2 月 2 日(初九)晚 8 点以后。由于任务紧凑,李加一在采访中途还与黄冈地区的医院开了电话会议,沟通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的需求。采访结束接近午夜,她也没有休息,还在继续查看物流信息,翻遍各个物资群查找新货的消息。

这样的工作节奏,是过去两周李加一的常态。这个东北女汉子,用一句话形容了自己的状态:“气哭过、感动过,也伤心过。做慈善,对我来说是一场更大的修行。因为你更能接触到一手信息,看透人生百态。”

李加一透露,过去十余天,币安的支援行动开销已经超过 200 万元。所捐物资涵盖:口罩、消毒机、消毒水、医用手套、防护服等多个品种,目前一部分物资仍在运输中;援助地区不仅限于武汉,还包括湖北其他地市,以及四川、广西等疫情严重的其它省市。

1

(币安援助物品清单,数据截止日期为 2 月 2 日)

上述物资虽然看着数量并不算多,但已是目前状态下,民间组织所能做到的极限。

以第一批 3000 个 N95 型号口罩为例,该笔捐赠起始于 1 月 25 日(除夕),币安向厂家要求的订货数量是 5 万个口罩(金额 50 多万元)。由于厂家库存不足,最终只发了 3000 个,余下的资金币安配置了其他物资。

救急不救穷,办实事比花钱多有用

对接疫区医院的过程中,李加一发现,疫区医院基本上都处于“一穷二白”的状态,物资极度短缺。

“我对接的医院,特别是最早的一批,基本上什么都没有。“李加一解释说,“特别是县城以及农村的卫生站,就更惨了。他们的医疗水平更差,没有任何物资,包括物流运输都很难,所以基本上处于什么都没有的一个状态。“

医院需求庞大,救援物资有限,究竟该援助哪家医院,成为摆在币安面前的难题。

币安的救助原则是“救急不救穷”。李加一解释说,币安是用很少的量去救急,确保物资给到最需要的人手里面,资源最大化地进行分配,而不是在一家医院的仓库囤积。

根据其向 Odaily星球日报展示的救助名单,包括手套、防护服在内的每一批物资,都要向几十个医院进行分发。以防护服为例,每家医院分得的数量确实很少,多者只能分到十余套。

2

(10 万手套)

“我们每一批货不是只发给一两个医院就完事了,那样确实很轻松,事后再一宣传,显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李加一补充说,“这次疫情币安公布了 1000 万援助资金,不是比谁花钱花得快,而是说谁最后办得实事多,并且这也不是一两天的战斗,每一分钱都得用对了。”

在搜寻物资的过程中,币安也极力打压中间商的生存空间。所有物资,尽量保证是跟厂家直接进行购买。为此,李加一进入了各个物资对接群,疯狂搜罗物资信息。即便是有中间人介绍,她也要求直接与厂家拉群进行沟通,查看对方的资质,并在交易时要求厂家对公收账,“我们反对各种哄抬物价的行为,避免中间人大发国难财。”

另外,由于国内物资短缺,币安也将视线转向国际市场。“国内有很多工厂,现在已经由政府接管了并统一采购。我们认为国家可以更好地调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添乱了,直接尽我们所能去外部寻找货源。”李加一解释说,为了海外清关顺利,币安一方面借助了湖北省红十字会的绿色通道,另一方面为了加快清关速度,他们也找了第三方清关公司清关。

目前,币安已经在阿联酋、以色列特拉维夫采购了两批疫区紧缺的防护服,其中有 2300 件是可重复利用防护服。一旦这些物资投入疫区使用,可以很好地保障一线救援队的健康安全。

除了物资采购,如何保障每一批物资快速、准确地送到医院手中,也成为考验币安的一道难题。

币安的解决之道是,将物资需求方(医院)、物资供应方(厂家)、物流运输方(物流公司)以及物资支付方(币安)组建一个共同群。

3

(接收凭证)

首先,币安会对物资需求方的工作人员身份进行审核,确认其是否属于疫区医院。在物资发货以及到达后,币安会在群里通知该工作人员;物资接收后,要求对方出具接收凭证,确保每一批物资真实送达各个医院;另外,物流方需要在群组里同步物流信息,以防物资丢失。

“从需求到物流、到发货、到终端、到跟踪,都有专门人负责,保证一对一,点对点的需求。“李加一解释。

当然,物资运输也并不是十分顺利。由于每批物资对应的医院众多,而物流目前只能到达武汉市,其他地市的医院只能驾车来武汉自提,“每一批物资对接周期非常长”。

李加一补充说,目前物流一天一变化,第一批海外物资直飞长沙,第二批直飞上海,以后也有可能直飞北京或者其他地市。

难忘瞬间:文件夹做防护面罩

当记者询问李加一,在志愿工作中,有哪些难忘的瞬间,她给我们讲了三个小故事,分别围绕三样物资:防护面罩、消毒水以及防护服。

1. 防护面罩

1 月 25 日,本是万家团圆的除夕夜,但医务工作者依然奋战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当晚比春晚更受关注的,是网上流传的疫区照片与视频:除夕夜,因为外卖停止配送,武汉同济医院医生们的年夜饭只能是方便面和饼干。

4

(奋战一线的同济医生)

除了生活物资不足,医疗物资短缺更是自当日得到各界的关注。

李加一清楚地记得,当天晚上,孝感第一医院护士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张照片:由于缺少防护面罩,医务人员使用透明文件袋,自制防护面罩。但他们依然乐观,眉眼之间带着天使的笑容。这一幕,震撼了李加一。

5

向疫区捐款后,李加一第一时间联系朋友,求他们向孝感第一医院调配防护物资。没过多久,孝感方面回传了照片,向其表示感谢。

“自身力量还是不够的”,之后,李加一就响应币安慈善开始了有组织的驰援行动。

“他们(医生)是一线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救别人的生命的人,这些防护用品本来是他们必须应该得到的,他们没有得到。但他们没有抱怨,没有退缩,没有反抗情绪,而是自己想办法坚持。当这些防护必需品送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是非常感恩的。“

2. 消毒水

1 月 28 日,币安通过区块链公益组织,联系上了山东的一家厂商,订购了 200 桶(合计 5 吨)消毒水。

随后又通过一位记者朋友,联系了圆通物流负责运输。圆通方面最终决定免费运输,支援武汉疫区。

当一切按部就班时,却又出了问题。原来,负责运输的圆通快递小哥此前曾向武汉运过物资,遭到了厂家的“嫌弃”。厂家对快递小哥说,你的车去过武汉,不可以去他们那里接货。

“当时我们去对接的人也很激动,我们说人家是属于真正的英雄,是给你送货到武汉的。”想起来这件事,李加一还是十分气愤。

后来,币安方面跟厂家严肃交涉,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快递员,向其致歉。


6

(李加一致歉短信,受访者供图)

好在快递小哥十分大度,受了委屈,第二天依然坚持取件送货。从山东到武汉,相隔数千里的路程,快递小哥在取货第二天便将货物成功送达。

“我真的特别感谢快递小哥,这种精神真的是很可贵。我也跟他说,我代表全中国全世界人民谢谢你。”

7

(圆通消毒水送货车)

3. 防护服

一线的医务人员,最为短缺的恰恰便是防护服。

据新华网消息,目前抗“疫”前线的医用防护服的需求量很大,仅武汉一线的医用防护服需求,已远远超过正常时期我国产量供给。战“疫”早期,湖北提出的医用防护服需求清单一度高达每日 10 万套,其中武汉每日需求 5 万套。而 2019 年,我国国标医用防护服总产量仅 40 万套。

前文提及,币安第一批、第二批海外物资,便是防护服。值得注意的是,第二批总计 2300 件(原定 2600 价,缺货 300 件)防护服是可重复利用的。这批防护服,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曾是英国医疗队抗击西非埃博拉病毒同款的防护服。

8

(可重复使用防护服)

可重复利用的特性,让这批物资显得更加珍贵。然而,当币安向海外厂家采购时,对方刚开始却并不愿意与之合作。

“物资非常珍贵,他们(厂家)也怕我们倒卖,因此只愿意给国际知名基金会,并且要提供工商信息。“李加一解释说,”本来我们都要放弃了,后来我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说我们是币安的。没想到这个中间人居然知道币安,并且愿意帮我们跟厂家对接,因为他本身是做医药的,最后成功拿下来这批货。“

该批防护服也是币安迄今为止,投入最大的一批物资:每件防护服单价 70 美元左右(490 元),总成本超过 100 万元。

目前市场上其他防护服单价仅 100 多元,虽然这批物资代价高昂,但李加一认为物有所值。“第一是可以重复使用,性价比更高;第二是防渗透性远超其他防护服。“

李加一还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这批可重复使用防护服,将供各省支援武汉的医疗队以及一些专家使用,其中也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知名专家,但不方便透露姓名。

目前,2300 件可重复使用防护服已从特拉维夫起飞,即将落地上海,不日将运往疫区。

币安驰援疫区的故事,是万千支援疫区企业的缩影,其中的真实细节让我们感动。我们希望更多有能力的人伸出援手,让一线战斗的白衣天使无后顾之忧,也希望每一个人保护好自己与家人。

众志成城,我们坚信,全面战胜疫情的那天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