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区块链标准往事

11-01 13:25
162517
分享到

作者:微众银行金融科技首席研究员 李斌


所有的故事,是从2016年开始的。

01 集结,闭关,备战

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孙子兵法·作战篇》

2016年9月25日,21:15。

小面包车猛地抖了一下,把正在打瞌睡的杜总惊醒了。问,这到哪了?!其他人沉默不语。我试图点开手机地图,但根本没有信号。

车窗外一片漆黑,没有路灯。这时离我们从昆明机场出发已经过去了将近3小时,从高速下来之后,由于有一段县道正在维修,司机被迫绕行一条小路,车速虽慢,但颠簸不减。也许是为了缓解大家的不安,季总起了一个新话题,昨天有个嘉宾提的跨链枢纽架构的思路不错。不过,只聊了两句大家就已然疲于应和。

车里挤满的是来自北、上、深各大企业的区块链专家,就在前一天,所有人都还在上海黄浦江边的五星级酒店里参加区块链全球峰会,从谈笑鸿儒、觥筹交错的魔都切换到此时此刻,心理落差都有点大。不过在数年之后,这些人应该都庆幸自己能成为本次行程中的一员。

第二天清早,我们发现这个闭关地点远是远,但环境和风景还不错,名字也好听:江城镇,孤山村,抚仙湖。

“不好意思把大家召集到了这个偏远的地方”,周主任开始发表动员讲话:

“我们这次白皮书封闭会时间紧任务重,不过这个地方有两大好处,一是离大家的公司都很远,再有什么急事反正大家也赶不回去,可以把公司里的活全推掉,集中精力出成果;二是这里山清水秀,正好可以激发大家的灵感。”

不过至少还要再过半年,我们才能理解周主任此时的焦急和良苦用心。事实上,就在当时的十几天之前,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批准了澳大利亚国家标准化组织(AS)在当年4月份提出的申请,正式成立一个专门支持区块链技术发展的标准化技术委员会(TC307)。半年后第一次全会将在悉尼举办,而会议要讨论的材料将提前近两个月截止提交,据了解到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等国家的标准化组织和企业都已经积极响应并准备了提案的项目。在区块链国际标准制定这件事上,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耽搁。

所幸,关于执行力的较量,往往是上下同欲者胜。在这次封闭前的一个月,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以下简称:标准院)在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工业标准二部的指导下,迅速召集了国内六家在区块链技术方面已有建树的大中型企业,发起成立中国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论坛(以下简称:区块链论坛),核心就是牵头中国区块链标准的制定工作。在本次封闭之前,各家已经进行了一些远程的沟通交流,并准备了相应的素材。

值得补充两句的是,区块链是多种细分技术组合而成的统称。尽管块链式数据结构、点对点网络和部分共识机制及加密算法从2009年开始被用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或称:公有链)中,但直到2015年,随着更多样化的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安全和隐私保护等细分技术的完善,区块链才真正开始能满足大规模的商业应用需求(支持高并发、高存储容量、高安全性、可监管、可审计……),以剔除代币、授权加入、合法合规等为主要特色的联盟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亦刚刚萌芽。

在当时,两大技术路线阵营事实上都有不少的拥趸者,区块链的政策里程碑“9.4”也还要再过一年才会宣布。因此,这次封闭会的目的,除了要完成白皮书本身的编写,更重要的或是促成所有参会单位在区块链的技术路线和技术发展趋势方面达成共识:是走公有链路线,还是走联盟链路线?如果是走联盟链路线,以哪个底层平台为基准,或者应涵盖什么技术模块,与其他新兴技术如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怎么融合,适用于哪些商业应用场景?在哪些细分领域需要制定标准?未来技术开源还是不开源?如果开源,开源社区谁来管理、怎么管理?……在参与国际话语权角逐之前,关于中国区块链的发展共识需要先行达成。

攻坚开始:头脑风暴、辩论与妥协、锁定联盟链的发展路线、拟定章节框架、敲定核心架构图和路线图、分组分工、分章节合稿、交叉评审修改、再汇总合稿……

2016年9月29日,19:52。

“这完全不合格!!!”

周主任焦急地边抓头发边在投影幕布前踱步,“分章节看还行,该有的内容都有,但叙述结构、措辞语调、风格、颗粒度、可读性参差不齐,拼凑的痕迹太重了。”眼看还剩1天就国庆长假,大家的心情都格外忐忑。“这样吧,全文投到大屏幕上,一个字一个字地边读边看,轮到谁牵头的章节谁就去电脑那边负责码字,每改完一章就丢进群里再校对。”

两个小时后,远在北京的高总视频呼了过来,略带心疼地问“看到群里的稿件,怎么内容砍了这么多?”周主任朗声一笑,

“你那节应用场景写太长了,我们从1万字砍到了2千字。放心,剩下的都是精华!”

2016年9月30日,凌晨3:02。

几位专家已经伏倒在了桌子上。读完全稿最后一句话,周主任长舒了一口气,

“从10万字删剩3万字,终于成型了,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不用赶飞机的人再校对校对,长假几天我们会再把图表美化一下。”

2016年10月18日,北京,国内第一本由官方主导的区块链白皮书《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2016)》终于面世,英文版不久后也作为标准化文档之一提交至TC307的文档库中。白皮书中的文字和图表,至今都仍被各类报告和报道一次次引用。

曾经沧海,再难为水。这也让此后所有的区块链白皮书,都只能成为“锦上添花”。

 02 争地:参考架构

我得则利,彼得亦利者,为争地。争地则无攻。——《孙子兵法·九地篇》

白皮书作为区块链发展方向的指引,内容是大而全的,但如果只以这个为矛去争夺国际话语权,还是存在较大的风险。如兵法所言,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我们需要选择一个兵家必争之地的板块作为进攻点。

通常而言,在信息技术标准方面,有两大标准是最基础和最重要的:术语和参考架构。术语,可以赋予区块链及相关名词的精准解释。而参考架构,则是用来判断一个信息系统是否区块链系统,即真伪区块链的度量衡。

这个选择其实并不难。

2016年11月14日,第二次闭关开始,这次目标是完成中国的第一个区块链标准——《区块链 参考架构》。至于地点,老规矩,要远离大都市和机场,要山清水秀启发灵感,这次是在无锡,太湖,灵山。

第一本白皮书的发布还是引起了非凡的反响,第二次封闭,区块链论坛的阵容已进一步扩大,新增了8家单位一起参与。不过,节点多了,达成共识的时间也长了。

这本《参考架构》主要希望讨论形成两个视图:用户视图,有哪些角色会参与;功能视图,一个真正的区块链系统应该要涵盖什么功能。用户视图还好,大家分歧不大;对于功能视图,大家在各自企业里开发的底层平台都不尽相同,关于区块链的数十个细分技术组件,哪些是必需、哪些是适宜、哪些是可选、哪些是不能选,这需要争个头破血流。

多年以后,谭博士回忆起这一次的标准编写,最深刻的还是会议室那块小白板。大家把笔和白板擦抢来抢去,把所有架构都推演了一遍,最后还是投到大屏幕,少数服从多数。

碧湖荡漾,佛音袅袅。我们玩笑称,这本标准是被灵山大佛加持过的,必将势如破竹。

《区块链 参考架构》最终又经唐博士和李主任之手多次优化修改,等走完流程和正式发布已是2017年5月16日,不过翻译好的英文版已得以赶在了TC307 第一次全体会议的截稿日之前提交。至此,相比于其他国家成员体只提交了零散的几张图和几段话,中国成员体交上了两份完整的报告和标准作品,为我们在全体会议上的话语权争夺留下了足够的底气。

 03 出征: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孙子兵法·兵势篇》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中国区块链标准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在国际舞台上的亮相。

2017年4月3日,9:00。悉尼,达令港,国际会议中心。

签到时,当看到自己的名牌整齐划一地排列放在印有CHINA和五星红旗的小卡片的下面,重任在肩,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些小激动。与大部分国际标准化组织可以企业为单位不一样,ISO是以国家成员体为单位的,这意味着在全体会议上,每一句发言都代表了整个国家成员体的意见。流程就是抛出议题、接收议题、悄声讨论、达成一致、团长举牌发言。

第一个需要形成的共识是TC 307技术委员会的名字。区块链技术?分布式记账技术?电子分布式记账技术?区块链和电子分布式记账技术?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记账技术?到底用一个还是两个Technology?DLT是用全称还是用缩写?……

各抒己见,据理力争,2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英、美代表开始争辩到这里的是应该用单数形式Technology还是复数形式Technologies。“这个咱们要抛想法吗?”我低声问旁边的团长郭主任,郭主任云淡风轻,“这个地方不用,咱们回头翻译成中文都是一个词。”

下午,ISO/TC 307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正式名称终于诞生了——"Blockchain and 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ies"(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个过程太繁冗了,但不应忘记的是标准背后所代表的核心精神——“共识”。巧合的是,共识机制也是区块链技术最核心的内在机制。

当下,大多数人或企业或文章或视频,都可以很轻易地给出一段自己对区块链的定义、讲几个比喻的小故事、画几张类比的小漫画,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种区块链,这导致很多不法行为有了趁虚而入的空间。

因此,虽然区块链标准尤其是国际标准在制定时的过程很繁琐,但一旦确立,在很长时间内就难以再次修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在第一时间参与到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的争夺中去。

可以预告的是,经过三年多时间56个国家成员体的多次探讨,TC 307的术语标准即将出炉,对应的中国《区块链 术语》标准也正在同步制定中。当区块链的国际标准定义和国家标准定义确立之后,区块链就是区块链,不是哲学,不是玄学,不是诡辩,不是禅,而是科学。在科学的世界里,当手指指向月亮,手指就是手指,月亮就是月亮。

2017年4月5日,决议日,见分晓。参考架构标准奠定了中国区块链在国际标准话语权方面的起点,当大家在2020或2021年看到ISO 23257《Blockchainand 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ies - Reference architecture》时,会发现它与2017年5月的《区块链 参考架构》别无二致。


04 持之以恒

夺江山易,守江山难。标准化工作同理。

虽然已经拿下了参考架构,但区块链标准的所有领域中,还有基础、隐私和身份认证、安全、智能合约、治理、用例、互操作等其他领域标准需要一并拿下。话语权的扩大还贵在坚持。

于是有了罗总在东京第二次全会上的挺身而出,拿下其他国家都不敢承接的分类与本体标准的主编辑权。

还有在伦敦第三次全会期间的几个夜晚和清晨,唐博士和程总带领全团逐一敲开各国代表的大门,逐一对他们详细解释中国《区块链数据格式规范》标准的立项提案。这让我们在第二天获得了不少国家成员体的投票支持。

还有所有伙伴在近三年来各个工作组里参加的累计数百次的跨国电话会议,以及因为时差,我们在晚上9点、中午1点、凌晨5点……都设置过的闹钟。

当然,还有悉尼渔市场的宰客摊贩、银座角落里的百岁咖啡之神、大英博物馆门口的小偷、莫斯科机场的黑的司机、红场上的强制拍照艺人……

故事其实还很长,如果你还有酒。

最后以确实是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作为结尾: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们便是唯一的光。

---- End  ----

【谨以此文致敬所有无声奉献过的区块链标准化工作者们!可能因记忆偏差,文中内容或与真实情况有所出入,敬请谅解!】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视角与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及官方标准组织观点。)


热门文章

TOP 1

博链财经独家视频专访李笑来:从来都不是比特币首富